设为主页    加入收藏    投稿信箱        
 
 
menub
   
 
最近更新
班级之窗
校友报刊
题词贺信
编读互动
 
 
您现在的位置:亚博体育足球官网>> 通中人>> 师者风范>> 难忘师恩
剪烛西窗 师恩如岳
添加日期:2019年01月05日 作者:1974届高中校友吴强 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数: 繁體中文

剪烛西窗  师恩如岳

——追忆严迪昌老师(之一)

吴  强

【编者按:严迪昌老师(1936-2003),上海人,南京大学毕业,1959年分配至南通师范专科学校任教,26岁发表学术论文于《江海学刊》,被誉为青年才俊;1962年师专停办,南通市副市长曹从坡指名索调,将其调入南通中学任教,其后教学和科研成果丰硕,名列时称“通中四大才子”之首;1978年调离;在南通中学工作凡17年。2003年8月5日病逝于苏州。为纪念缅怀一代名师,特编发此追忆小辑。严老师的生平事迹亦可参看本栏子目“名师简介”、“亲人追思”、“故友怀旧”。欢迎广大校友继续来稿。】

(与严迪昌老师合影于南通北濠新村吴强寓所书房,摄于2000年春)

严迪昌先生是我走上学术研究道路的引路人。

我第一次见到严先生,已是入学通中一年半以后。我于1969年9月进入南通中学初一年级读书。由于当时学制改革,将每学年的秋季入学改为春季入学,于是我读了三个学期的初一。这时已是1971年1月。寒假里,全体教师都住在学校教室里,参加清查“五·一六”的运动。作为学生干部,我白天、黑夜都参加教师的运动。直到有一天,学校安排我和另一位同学看管并照料严先生的生活。

我逐渐对严先生有所了解。严先生出生于上海的一个工人家庭,祖父是码头工人,父亲是铁路工人,母亲童工出身。7岁时,因姐姐帮佣于校方,得以就读于上海志光小学。姐姐后来是烟厂工人,上海解放前夕在护厂时中弹而亡。在一年多的时间里,随着对严先生的不断了解,我由冷漠而同情而关心,在生活上尽量照顾他,开始了三十多年的师生情谊。

就在看管斗室里,我常常向严先生请教,先生亦欣然作答。在朝夕相处的岁月里,严先生讲授如何使用工具书和文学鉴赏。严先生获得自由后,我曾去校内荷花池边先生家拜访,桌上放着抄家后退回的部分图书。先生放下手中的书,和我长谈。文革刚刚结束,先生调市委宣传部工作。在宣传部办公室里,先生给我详细地讲授研究文学的路径。此后连续几年春节,我都与陈艺鸣学弟去先生家向先生拜年。先生调往外地后,我经常写信向先生请教,并寻机去南京大学南园﹑苏州螺丝浜拜望先生。

先生访书﹑爱书的喜好传给了我,我亦淘书﹑读书成癖。先生听我说购不到钱钟书的《谈艺录》,便从南京带了一本给我。后来,《清诗纪事》也是先生给我配全的。厚厚的七本精装书,多重啊。先生硬是从苏州拎了过来。一次,先生知道我要来苏州,便写好一张书目。见面时先生说,你应该加强基本建设。不是置地买房,而是应该添置这些书籍。书目中有《中国丛书综录》﹑《佩文韵府》﹑《三十三种清代传记综合引得》﹑《国朝耆献类征初编》﹑《碑传集》﹑《清史稿》﹑《明清江苏文人年表》﹑《历代人物年里碑传综表》。这书单里大部分购到,在后来治学中用处很大。先生还指导我掌握方志学﹑谱牒学的方法,去图书馆古籍部查找更多的文献。严先生对我恩重如山,使我受益终生。

(1992年秋,严迪昌老师回南通,为吴强题写横幅“剪烛西窗”,并跋曰:壬申秋,重游故地,与吴强小聚与启文静秋之静愚斋。聊作四字存念。)

2002年夏,先生患病准备住院,而师母曹林芳老师又去美国探亲了,闻讯后我立刻赶往苏州网师花园侍奉先生。先生出院后,我安排先生来南通长江边疗养。2003年春,先生罹患肺癌住院,我携妻儿前往苏州看望。那一天,病榻上先生精神特别好,说了许多话。谁知一别竟成永诀!先生仙逝时,我在甘南。山高路远不能赶回,我托妻子前往苏州为先生送行。先生出殡日凌晨,我在玛曲宾馆里醒来,想起先生的音容笑貌和先生多年的谆谆教诲,想到从此天人相隔,不禁失声恸哭。多少年过去了,我总觉得先生似乎还活着,还在读书,还在喝茶,还在吞云吐雾。甚至有时逛书店看到好书,马上想向先生请教,一摸手机,怅然良久。

王元化先生提出,要做有思想的学问家和有学问的思想家。我认为,严迪昌先生的学术,是有思想的学术;他的思想,是有学术根基的思想。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王毅老师认为:“严迪昌先生在清诗、清词研究领域取得了可观的成就,这当然与他掌握了大量相关文献直接相关,但这不是关键,更重要的是他从自己饱受的磨难中,真切体悟到了专制文化环境对学人命运和生存方式的深刻影响,由此他尤其关注于明清易代以后,那些身居政治高压之下的底层文人之命运,他们是如何尽力维系生命的尊严和文学的价值,他们与贵居庙堂者在生命意义的追求、文学理念等方面的分道扬镳等等问题,并以此为核心形成了他研究清诗﹑清词的基点。”严先生曾担任《全清词》编纂委员会副主任、副主编,主持编纂研究室日常工作。严先生还主持国家九五规划重点项目清诗流派与群体研究,取得了令人瞩目的系列成果。严先生的《清诗史》《清词史》《阳羡词派研究》《近代词钞》《近现代词纪事汇评》等著作,标志着国内清代诗词研究高度,在学术界产生重大影响。严先生去世那年,他的《清诗史》获国家图书奖提名奖,《全清词》顺康卷获国家图书奖。

严先生去世后,师母曹林芳老师希望先生能够回归曾经工作、生活了二十一年的南通。我与南通民政部门多次联系,终于在第二年清明节,严先生的骨灰归葬南通市烈士陵园,距其曾任教的南通中学仅一水之隔。著名诗人沙白先生赋长调《兰陵王》作为祭奠。词中有“今魂归旧地,清明时节,桃李门墙一水隔”之句。2018年10月2日,曹林芳老师病逝于南通。4日,与先生合葬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[打印] [关闭窗口]
上一篇:一封令我终生难忘的来信[ 08-04 ]
下一篇:风雨万千 傲骨铮然——追忆严迪昌老师(之二)[ 01-10 ]
lmleftbottomlmrightbottom
bottomb
©2012-2013 亚博体育足球官网
地址:江苏省南通市中学堂街9号 电话:0513-85119611
邮编:226001 Email:ntzxtzrbjb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