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主页    加入收藏    投稿信箱        
 
 
menub
   
 
最近更新
班级之窗
校友报刊
题词贺信
编读互动
 
 
您现在的位置:亚博体育足球官网>> 通中人>> 师者风范>> 难忘师恩
风雨万千 傲骨铮然
添加日期:2019年01月10日 作者:1974届高中校友高建华 来源:校友来稿 点击数: 繁體中文

风雨万千  傲骨铮然

——追忆严迪昌老师(之二)

高建华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严迪昌老师)
        七十年代初的中国,绝大多数的普通百姓都特别在乎自己是否属于“革命派”,就是一时“摸不准”或不轻易“站队”的“逍遥派”们,也不愿意成为运动的目标和焦点。那个年代“以阶级斗争为纲”,运动一个接着一个,真是“你方唱罢我登场”,似乎没有永远的主角。
  当时我在南通中学上初中。因为强调学生是学校的主人,所以学生干部也被要求参加学校老师的“斗批改”。这类活动一般在晚饭后进行,除了有时周日暂停,几乎是天天如此,风雨无阻。根据市、教育局和学校“革委会”的要求,基本以年级为单位来开展,学生干部以旁听为主。时间都很长,常常要求每一个老师必须发言。同时有专人记录。出身不好(如“地富反坏右”)的老师发言,大多是轻声细语;出身好的老师,尤其是脾气耿直的,大多发言会直言不讳、盛气凌人。如果平时还有一些“独立鹤群”的话,往往会招来“莫须有”罪行的“嫌疑”,被打成“革命”的对象。
  记不起来具体是哪年那月的冬天,校革会领导找我和同届同学吴强谈话,要我俩积极参加清查“五一六”运动,承担看守“五一六”嫌疑分子的任务。该运动的由来,是1970年3月27日,毛泽东批示清查“五一六”通知。通知说“五一六”反革命阴谋集团向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猖狂进攻,罪大恶极;清查“五一六”反革命阴谋集团的重点,在于揭露骨干分子及幕后操纵者。而后,在全国大规模开展清查运动,各省、直辖市、自治区,地、市、县革委会都成立清查“五一六”领导小组,层层举办专案对象“学习班”。通中的“革命群众”采取了各种类型的审查方法:有一边上课,一边审查的;有白天审查,晚上可以回家的;有晚上也不能回家的;还有彻底隔离审查的,等等。校革会对我们这些被选拔出来的看押人员宣布了严格纪律,提出非常具体的要求和注意点,(例如,有许多个“不允许”、“不可以”、“不能够”和“要注意”,“要汇报”……)。就这样,我和吴强二人与分配给我们看押的“五一六嫌疑分子”严迪昌老师不期而遇了。
  关押地点在学校大操场北面学生集体宿舍的一楼,我们和严老师同住一间宿舍。在宿舍里侧,隔出一个只能放一张单人床和一张学生桌的狭小空间,给严老师住。桌上只有台灯、烟灰缸、笔和纸。朝北的后窗还加了防范措施。宿舍靠门的外侧,“品字形”安放了三张单人床,我、吴强,和一个党员工友住着。床上的用品均是各自从家里带来的。我们只负责看管,不参加其他任何审查活动。规定屋内24小时都要有人值班,不可离人。具体分工是:白天,我和吴强上课时,工友一人看守,我俩上完课过来了,工友方可以离开;晚上则规定我们三人必须都在。一日三餐是我俩负责打给严迪昌老师,也询问要吃些什么(这也是我们与严迪昌老师交流最多的内容),每天基本就提供一热水瓶的白开水。
  值得庆幸的是,在整个看押期间,我们没有做过任何不理智的事。(后来,听说其他的同学有些不文明、甚至很不应该的举止。)其实我们当时的想法也很单纯——要优待“俘虏”,而且也不知道严老师究竟有什么“罪行”和嫌疑。我们的基本任务也很简单:严老师早上刷牙洗脸、上卫生间我们必须跟着,晚上负责提供并处理洗脚水;一日三餐打饭;平时如没有专案组的人带着,任何人不得看望、接触,甚至不允许任何人与他相望,若有则必须阻止。严迪昌老师回家取衣物,一般是在晚上,至少得有两人跟着。
  我们原来对严老师不认识,更不了解。对他的所谓“嫌疑”问题也不清楚。至于为什么要采用这一方式对他进行审查,就更是一无所知了。所以(现在可以说了)我们对他没有哪怕是一点点的“阶级恨”,内心深处也没有将严老师当成“坏分子”、“阶级敌人”。如果被当时“专案组”或校革会领导知道的话,那么轻一点说,我们是阶级立场有问题;重一点,就是敌我不分的原则问题了。在“看守”和“被看守”的特殊接触和相处中,我们慢慢和严老师亲近起来。逐步了解到,严迪昌老师出生在上海,养母是一位贫苦劳动妇女。解放后党培养他上完小学、中学,后来又以优异的成绩考取大学。无论是小学、中学,还是大学,他都认真刻苦学习,成绩优秀。后来,解除关押后,严老师也到我们班讲过课。“同学们好!”“你们的课上到那里了?”“老师布置作业你们完成了吗?”“很好。”“今天我给同学们讲讲中国的字是怎么演变而来的。”于是,就举例来讲解汉字的发展过程:从象形字,到繁体字,再到简化字。如,集字,开始是三个象形字的鸟在一棵树上,三只鸟用三个“隹”字来表示, 树用一个“木”字代替;发展到后来,简化成一个“隹”字了,就是现在“集”字了。“并”字,则是从两个“立”字演变过来的,说明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。中国的词汇中还有许多外来语,如我们常说的“干部”,等等。
  严老师的教学,别开生面,形象生动,由浅入深,侧类旁通,幽默风趣,严谨有序。给我们以耳目一新的感觉。严老师知识渊博,功底深厚,教学认真负责,赢得了全班同学的佩服和敬重。而我,此时也有所后悔:严迪昌老师这么有学问,看守他的时候,怎么就没有去向他多多请教呢!否则,我语文水平或许会有更大的提高。
  严迪昌老师给我最深的印象是,神情凝重,不言苟笑,少言寡语。当然,这可能和他那时是被审查对象有关。他吸烟很厉害。他有一个习惯,将火柴盒插在烟灰缸后柱上。记得有一次,他点烟灰时,不小心碰上火柴,“呲”的一下将一盒火柴烧着了。我和吴强大吃一惊,赶紧冲了进去,问怎么啦?面对我们的大惊小怪,严迪昌老师淡淡一笑,说:放心好了,我不会自杀的。而后,用吸烟指了一指,烟灰缸。好在因屋里潮湿,火柴盒没有全烧起来。我有些惊讶,因为这是在整个看押期间,所看到的的唯一一次严迪昌老师露出的笑容,却是那样从容淡定,无所畏惧。遗憾的是,由于纪律要求,我们不能与严迪昌老师有更多的交流。每次专案组带他出去审查,回来后几乎没有什么表情,就待在他的“小房间”里,默默地吸烟,写东西的时间不多。晚上,基本都是按时睡觉。门是必须反锁的,钥匙是在工友贴身口袋里。现在回想起来,感到欣慰的是,整个看押期间,我们与严老师之间,没有发生过任何不愉快的事情,我们对他从未恶语相向,当然,也更没有一点敌对的感觉。
  几十年过去了,严老师已经仙逝。对我来说,这段回忆益发珍贵。我感悟到了:人,无论遇到什么情况时,只要没有做亏心事,就会淡定从容。当然,在那个特殊的年代,风雨如磐,想要怎么做都是非常难的。难就难在,自己热爱的党、相信的组织、尊重的领导和同事,怎么就那样了?要跨越自己都不知道的坎。然而,严老师傲然挺过来了,经历了那样的风风雨雨,却淡定得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他继续从容地走向通中的讲台,而后,走向了南京大学、苏州大学。
  母校通中的许多老师教学特点鲜明,一堂课,让你终身难忘。还记得,季修甫老师给我们上的一堂古文课《中山狼》,印象之深,到现在我也可以脱口而出背上几句:“赵简子大猎于中山,虞人道前,鹰犬罗后。捷禽鸷兽应弦而倒者不可胜数。有狼当道,人立而啼。简子垂手登车,援乌号之弓,挟肃慎之矢,一发饮羽,狼失声而逋。简子怒,驱车逐之,惊尘蔽天,足音鸣雷,十步之外,不辨人马……”;还有保宏生老师的物理课,他徒手用粉笔在黑板上画圆,那真的很圆很圆……
  严迪昌老师也是其中的一位。当然,我从他那儿感悟到并深受影响的,不仅仅是课堂上知识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[打印] [关闭窗口]
上一篇:剪烛西窗 师恩如岳——追忆严迪昌老师(之一)[ 01-05 ]
下一篇:没有了!
lmleftbottomlmrightbottom
bottomb
©2012-2013 亚博体育足球官网
地址:江苏省南通市中学堂街9号 电话:0513-85119611
邮编:226001 Email:ntzxtzrbjb@163.com